本所声明  |  中科院  |  OA  |  ARP  |  English  |  邮箱  |  旧版首页

首次开展技术贸易的回忆(王贵生)

来源: 发布时间:2015-03-23【字体:

    当代高新技术企业很多,高新技术产品已进入寻常百姓家。邓小平“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理论已深入人心。当今市场上产品与1978年相比有本质的区别。一切凭票供应的短缺市场经济被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的烟消云散,只剩下人们对排长龙买东西的回忆。 

    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醒了祖国大地,改革开放的号声,使饱受文化革命灾难的中国人民猛醒。1978年春节,朋友们见面谈时政变化,谈对“文革”的认识,谈改革开放,具体怎么办?怎么改革?怎么开放?我是朦胧的。主持中国科学院工作的方毅在《科学报》上发表文章,提出研究所要“敛财聚财”。上海光机所怎样“敛财聚财”呢?1979年4月11日所内《情况简报》标题是“积极挖潜,争取外汇”——我所激光材料、元件样品已送广交会。1974年,我国光学专家王大珩率激光考察组赴美国、加拿大,曾介绍过上海光机所使用国产激光玻璃研制高功率激光系统,获得激光核聚变实验打出中子的成果,闻讯的美、加科学家对此表示称赞。1975年来华访问的美国固体物理考察组也著文评述光机所的激光材料,给予高度评价。1978年应邀来华短期工作的美国物理学家沈元让教授在北京物理所使用光机所提供的脉冲氙灯后,认为灯的结构性能不亚于美国。光机所生产的其他光学元件也多次获得来访的外国专家好评。 

    根据上述情况,光机所于1978年2月向中科院提出了关于争取激光元件材料出口的请示报告。二月末,中科院向各分院、研究所、生产单位转发了上海光机所的请示报告,并发了《关于扩大出口货源增加外汇收入的通知》。中科院的通知贯彻了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精神,光机所领导将这个任务交给了我及陈辅春二人具体实施。接受任务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有一个习惯,接受新任务后,先要了解一下国内外状况,于是去图书馆、情报所查资料,临时抱佛脚,学习产品进出口业务知识,请教中国进出口公司上海分公司,得到他们热情支持。于是组织高新技术商品参加1979第四十五届广州春季交易会。我所的技术产品隶属于上海机械进出口分公司分管,该公司派杨军等人具体联系。这是在嘉定这块土地上孕育出来的中国科学院系统知识分子响应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号召,从事技术贸易的有益尝试。我们于1979年4月3日送展品去广交会,4月5日广交会开幕。参加广交会大多老客户,主要购买我国的传统产品。客商们不了解我们的商品,所以光机所的技术产品很少有人问津。过了几天,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领导找我谈话,谈到国际贸易特点,国外高技术产品、专利、品牌、商标等等。又肯定了我所出口高新技术产品的方向,提出要坚持搞下去。关切的问我所展品与国外同类产品的水平,我一一作答,我所一部份展品就放在接待室内,可见广交会领导的良苦用心。日本人看中光机所光学加工水平,提出要加工20万只照相机镜头,当天未谈完,约定第二天继续谈。我当晚就与所内电话联系,因为所内要集中精力加工大型望远镜头,无法承担日方的加工件。经机械进出口公司联系,只接了澳大利亚客商需要的26×1.6毫米的石英片。后来光机所连续几年向澳大利亚供货,这是科研单位第一笔出口的商品。 

    广交会结束后,我向所领导作了汇报,向工厂班组长作了汇报。中科院上海分院张治家副院长亲自主持召开了分院各所会议,我在会上作了参加广交会的汇报。当我讲到广交会领导希望做好技术贸易的大文章时,张治家提出各所和天文台等单位要扎实工作,认真开展技术贸易。不久,中国科学院成立东方进出口公司,上海分院成立东方进出口公司上海分公司。在邓小平改革开放的春风劲吹下,技术贸易如雨后春笋在全国各地生根、开花、结果。 

附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