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所声明  |  中科院  |  OA  |  ARP  |  English  |  邮箱  |  旧版首页

改革开放促进激光安全科研之发展(关崇文)

来源: 发布时间:2015-03-23【字体:

  我所建所50周年了,欢欣纪念。我是本所筹建组成员之一。回忆,在六十年代初,长春光机所几位青年光学科学家,豪迈地创造出中国的激光器。我所研究者的智慧和毅力惊人,奋斗精神使人感动。在很短时间内,用自己的力量,使中国激光器从小到大,品种变多,大能量、大功率激光技术进展神速。特别是在近几十年来,在改革开放政策的指导下,我所激光技术不断地做出更大成就。我所的激光安全科研,所领导重视,我所激光安全科研成果多次被国际会议录取。中国科学院院领导亲自批示,支持我所在美国光学学会激光安全会议上进行学术交流。我所的激光安全学术报告内容,曾被刊登到“美国科学新闻”上,传播到全世界。在国际上互通信息,互相学习,相互启发。以色列著名激光安全专家来我所访问,使我们了解到世界上更多的激光安全信息。改革开放促进了我所激光安全科研工作,我所对世界激光安全事业也做出了一定的贡献,有助于激光研究者和使用者的健康和安全。 

     

    一、高新技术潜在着高风险,自力更生进行激光防护 

    在激光技术的早期,那时还没有“激光医学”,更没有“激光安全学”,不知道什么是“激光眼损伤”。当眼科医生看到我所激光急性眼损伤的病人时,他说从没有见过这种病,提不出防治指导意见,先对症治疗。当时我所正处于探索高技术激光的关键时期,日夜加班,研究者奋不顾身。激光眼损伤的患者仍有发生,有的轻伤不报告。高研人员亦有发生。实际上激光可击穿研究者的视网膜,多数损伤是在黄斑区(视觉最敏感区)。患者立感视觉昏暗,严重影响视力和科研工作,患者所遭受的心身痛苦是难以用语言形容旳。我作为所医,深感忧虑。为了预防“激光眼损伤”,我按制度请求深入科研的一线,了解研究者做激光科研劳动的具体情况。我目睹研究者为研制激光器,不怕艰难险阻,百折不挠,奋勇创新,挑灯夜战,顽强拼搏,激光研究室里就像一个“战场”,石英灯管时有爆炸,随着爆炸响声,炸碎的石英碎片飞向全室,击伤研究者的脸部出血,擦一擦继续工作。他们从事多工种,接触各种有毒有害物质,缺少防护。更严重的问题是,除了有近视眼的人戴着近视眼镜外,没有人佩戴护目镜。我感到激光研究者非常辛苦,非常珍贵,使人感动。 

    我国是一个发展中的国家,又受到三年自然灾害的影响,当时大学毕业后的工资只有48.50元,再加上十年文革的折腾,工资长期很低,且没有什么办法增加。激光科研,主要靠青年研究者创新。他们的任务非常繁重,家中上有老下有小,压力很大,这是历史事实。我在王大珩等所领导的指导下,争取给我所职工增加保健费。 

    1965年我制定了“激光保健费”的标准,经答辩成功,只在我所执行。由我签字后,各室到财务处领款。到1973年,当时还在文革之中,说什么标准太高了,上海市革会通知我所停止执行,这对工作影响很大,聂宝成深知此事。所领导叫我办此事,我到上海市职防院请教激光防护措施,以及给我所激光研究人员制定保健费标准,得到答复是:由我院制定激光保健费标准有一定困难,由本单位解决 

    由于上海市职防院不能制定激光保健费标准,把制定标准权下放给我所,但没人做。我毅然担当起制定激光保健费标准的任务,刻苦努力创造出我所的“激光工种保健费标准”。当时上海保健标准很低。我多次到上海劳动局、卫生局职能部门作艰苦的答辩取得成功。实际上这给我所职工每月5---10元左右的保健费,从1965年继续20余年,可以说我给我所作出了实际的重大贡献。这是我所历史事实。 

    我所不像原子核所那样,有防护职能部门管防护。高新技术激光潜在着高风险,完全是一个新的问题。没人做,不作为,研究者的健康和安全就会受损失,激光安全事业就不能前进。由于我在部队曾担任过“防原子武器”教员。有点防护基础,我加班加点,奋力研究激光安全问题。请教上海华山医院、市六医眼科和我所有关科学家以及激光器操作者,都是我的老师。向“激光灾害”学习,得到许多启发。我请教涂膜科研组范正修教授,据我所科研工作需要,研究LB2激光防护眼镜,取得成功。做成产品供激光研究者佩戴。 

    我请求所领导,给全所激光研究者及有关职工,做“激光职业病情况”专业体检和调查,得到所领导的批准。这在世界上也是早期的重要的对激光安全防护科研的探索,取得了不少的激光防护的线索。这对形成“激光医学”,其中包括“激光安全学”等新生学科起到了开拓性的作用。 

     

    二、中科院、所领导重视激光安全科研 

    我所的领导和中国科学院的领导,尽管他们不是医生,更不是职业病防治的专家,但他们是科研劳动者,他们能设身处地的考虑到第一线激光科研人员实际情况。有远见卓识,能跨学科跨行业指导激光安全科研工作。王大珩所长、干福熹所长,这两位领导,在百忙中亲自仔细地审阅我所的激光安全情况报告,仔细询问科技人员的身体情况,特别是眼损伤的情况。 

    干福喜所长在我所科研历史上,第一次批给我所“激光安全”科研经费。给予激光安全科研工作以实际的支持。虽然钱数不多,不能作激光生物学实验,但我们可以以一当十,可以做激光安全实验。用科学方法做前人或国外没有做过的事,以致我所开展了激光卫生物理学的研究。研制“激光束安全终止器”。

  中科院王大珩主任,当时是长春光机所所长兼上海光机分所第一任所长。他语重心长,鼓励我继续努力研究激光安全,特别是对研究人员的眼睛需要迫切保护。不仅如此,王大珩给我所转来激光安全公开资料。《ANSI Z136.1--1973激光器的安全使用》,是美国几十位各行各业专家共同完成的巨著。其中包括激光安全标准。经所安排译成中文,作为激光安全资料,由我发给我所各室、处、所领导,有领取人签字②。 

    中国科学院党组书记严东生重视激光安全,亲自批示上海光机所可以参加美国光学学会,在西雅图召开的学术年会。批件在所内的档案室③。 

    由于院、所领导重视改革开放,而开启了我所激光安全科研的学术交流。 

    .1981年3月份的美国《 LASER FOCUS》 (激光集锦) 杂志第121页,以“LASER SAFETY IN CHINA”(中国的激光安全防护)为标题,刊登了我所对激光眼损伤病因学的论点:---After analyzing some typical case histories. Guan points out that laserlight reflected from a laser illuminated surface is a serious hazard to human eyes. (---在分析了一些典型病例以后,关指出激光束照射到光滑表面产生的反射光,对人的眼睛极其危险)。为研究激光反射光对眼睛危害的程度,我所测试了六十一种材料,对波长1.06μm和0.53μm光的反射率。这不权对民间防护激光有用,而且对激光军用也有参考价值。④ 

    美国《SCIENCE NEWS Volume 130.No 18. November 1 1986》 281页以Blackbody swallows laser light (用黑体吸收激光束)为题目,在美国《科学新闻》上刊登了,由中国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关崇文(Chongwen Guan of the Shanghai (China) Institute of Optics Fine Mechanics.) 报告的内容,使我所的激光安全科研成果传播到全世界⑤。 

    鉴于我所激光安全科研对国际上的贡献,1987年10月美国高等医学研究所所长(Car’ Le Compte. Ph.D. ph.D)是行为医学教授。他多次来华,来过华山医院,推荐我为“美国国家电子医学情报学会会员”,是表彰医学界的荣誉(会员号477)⑥。 

     1990年,在日本东京召开的“第一届国际激光医疗学术大会”,我荣任执行副主席(旅费大会全包),获得“金质奖牌”一枚⑦。 

     1991年5月25日接到通知,我的学术论文题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激光安全防护》,在伦敦“LASER THERAPY”杂志上发表。第一作者是关崇文,并获得“激光医学金质奖牌”。 

     上海市生命科学院著名科学家张香桐、中科院光学专家王大珩、国家科委光学口负责人郑德基、著名核物理专家王淦昌、四川大学激光医学专家周密城等,给我亲笔写的评语和教导,以及上海第一医学院华山医院请我参加该院的激光医学科研和华山医院张元芳院长签署我为主任医生的职称证书。英国伦敦来信未收我任何费用,把我收入“世界名人录”。 ⑧ 

    徐志展院士任我所新的所长,使我在所内第一次获得国际学术论文奖金,承认我作为一个医生,在激光安全科研方面做的工作。徐志展所长是党外人士,重视激光安全。他在我的冤案未能解决的情况下,给我写出文字评语,并给予一些激光安全科研经费的资助,我表示衷心的感谢⑨。 

    在改革开放政策的指引下,时代不同了,我所青年所长朱建强、李儒新刻苦奋斗不但掌握了激光前沿,而且开拓安全、高效的研究所。改变了我所的面貌,取得了不断地更大的发展。两位青年所长仍支持我在激光安全科研方面与国际交流。2001年美国激光学术年会在新奥尔良召开,我所在会议上发表的《THREE TYPES OF LASER SAFEGURDS》“三型激光束安全终止器”获得 “has met the criteria of eligibility and has been elected an active member in good standing”(够标准的,被选举出来的积极科研者)证书。并从2001年4月以后,每年给我寄来学会成员(ASMS member)标记,叫粘到证书上去,以保持科研荣誉⑩。 

    2006年12月12日,以色列内盖夫核研究中心 Shimon gabay 博士要求来我所进行激光安全访问。李儒新所长决策,同意他来我所访问。Shimon gabay 博士在我所做的激光安全学术报告,使我们了解到国外激光意外事故发生的情况,并介绍了一些国外研究激光安全的方法和防护措施,对我所有一定帮助。我所所长敬赠给他纪念品,增长了两国的友谊⑪。 

    2009年5月31日 环太平洋激光及光电国际学术会议(CLEO/Pacific Rim 2009),通知我所关崇文、雷仕湛和王英剑以Investigation on Laser Safety Informatics为题目作学术报告。我所在国际上对激光安全科研作出了贡献。 

    我所范滇元院士、林尊琪院士,对激光安全科研给予大力支持和帮助。我是个医生,李永春研究员是强激光操作最早的能手,他给我很多帮助。王克武教授、薛慧彬主任在信息上,林文正在光学学术上给我很多帮助,我表示衷心感谢! 

    印度、以色列、英国、朝鲜以及我香港特区,都录取过我所激光安全科研择摘要。我国是一个激光科研和使用的大国。各省都有激光学会,特别是在激光早期,激光意外事故在各地有所发生。我所领导支持我到各省作激光安全学术交流逹20多次以上,学习到国内许多激光安全宝贵知识。 

    由于中科院和我所的领导坚持改革开放政策,我所对高技术激光安全方面作出了一定的贡献。请问若发生一位意外激光眼损伤事故,国家和研究者本人要花出多少代价?重视激光安全科研和科普宣教,预防领先,减少意外激光眼损伤和其他事故发生,会得到看不见社会效益。 

  中科院王大珩主任,当时是长春光机所所长兼上海光机分所第一任所长。他语重心长,鼓励我继续努力研究激光安全,特别是对研究人员的眼睛需要迫切保护。不仅如此,王大珩给我所转来激光安全公开资料。《ANSI Z136.1--1973激光器的安全使用》,是美国几十位各行各业专家共同完成的巨著。其中包括激光安全标准。经所安排译成中文,作为激光安全资料,由我发给我所各室、处、所领导,有领取人签字②。 

    中国科学院党组书记严东生重视激光安全,亲自批示上海光机所可以参加美国光学学会,在西雅图召开的学术年会。批件在所内的档案室③。 

    由于院、所领导重视改革开放,而开启了我所激光安全科研的学术交流。 

    .1981年3月份的美国《 LASER FOCUS》 (激光集锦) 杂志第121页,以“LASER SAFETY IN CHINA”(中国的激光安全防护)为标题,刊登了我所对激光眼损伤病因学的论点:---After analyzing some typical case histories. Guan points out that laserlight reflected from a laser illuminated surface is a serious hazard to human eyes. (---在分析了一些典型病例以后,关指出激光束照射到光滑表面产生的反射光,对人的眼睛极其危险)。为研究激光反射光对眼睛危害的程度,我所测试了六十一种材料,对波长1.06μm和0.53μm光的反射率。这不权对民间防护激光有用,而且对激光军用也有参考价值。④ 

    美国《SCIENCE NEWS Volume 130.No 18. November 1 1986》 281页以Blackbody swallows laser light (用黑体吸收激光束)为题目,在美国《科学新闻》上刊登了,由中国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关崇文(Chongwen Guan of the Shanghai (China) Institute of Optics Fine Mechanics.) 报告的内容,使我所的激光安全科研成果传播到全世界⑤。 

    鉴于我所激光安全科研对国际上的贡献,1987年10月美国高等医学研究所所长(Car’ Le Compte. Ph.D. ph.D)是行为医学教授。他多次来华,来过华山医院,推荐我为“美国国家电子医学情报学会会员”,是表彰医学界的荣誉(会员号477)⑥。 

     1990年,在日本东京召开的“第一届国际激光医疗学术大会”,我荣任执行副主席(旅费大会全包),获得“金质奖牌”一枚⑦。 

     1991年5月25日接到通知,我的学术论文题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激光安全防护》,在伦敦“LASER THERAPY”杂志上发表。第一作者是关崇文,并获得“激光医学金质奖牌”。 

     上海市生命科学院著名科学家张香桐、中科院光学专家王大珩、国家科委光学口负责人郑德基、著名核物理专家王淦昌、四川大学激光医学专家周密城等,给我亲笔写的评语和教导,以及上海第一医学院华山医院请我参加该院的激光医学科研和华山医院张元芳院长签署我为主任医生的职称证书。英国伦敦来信未收我任何费用,把我收入“世界名人录”。 ⑧ 

    徐志展院士任我所新的所长,使我在所内第一次获得国际学术论文奖金,承认我作为一个医生,在激光安全科研方面做的工作。徐志展所长是党外人士,重视激光安全。他在我的冤案未能解决的情况下,给我写出文字评语,并给予一些激光安全科研经费的资助,我表示衷心的感谢⑨。 

    在改革开放政策的指引下,时代不同了,我所青年所长朱建强、李儒新刻苦奋斗不但掌握了激光前沿,而且开拓安全、高效的研究所。改变了我所的面貌,取得了不断地更大的发展。两位青年所长仍支持我在激光安全科研方面与国际交流。2001年美国激光学术年会在新奥尔良召开,我所在会议上发表的《THREE TYPES OF LASER SAFEGURDS》“三型激光束安全终止器”获得 “has met the criteria of eligibility and has been elected an active member in good standing”(够标准的,被选举出来的积极科研者)证书。并从2001年4月以后,每年给我寄来学会成员(ASMS member)标记,叫粘到证书上去,以保持科研荣誉⑩。 

    2006年12月12日,以色列内盖夫核研究中心 Shimon gabay 博士要求来我所进行激光安全访问。李儒新所长决策,同意他来我所访问。Shimon gabay 博士在我所做的激光安全学术报告,使我们了解到国外激光意外事故发生的情况,并介绍了一些国外研究激光安全的方法和防护措施,对我所有一定帮助。我所所长敬赠给他纪念品,增长了两国的友谊⑪。 

    2009年5月31日 环太平洋激光及光电国际学术会议(CLEO/Pacific Rim 2009),通知我所关崇文、雷仕湛和王英剑以Investigation on Laser Safety Informatics为题目作学术报告。我所在国际上对激光安全科研作出了贡献。 

    我所范滇元院士、林尊琪院士,对激光安全科研给予大力支持和帮助。我是个医生,李永春研究员是强激光操作最早的能手,他给我很多帮助。王克武教授、薛慧彬主任在信息上,林文正在光学学术上给我很多帮助,我表示衷心感谢! 

    印度、以色列、英国、朝鲜以及我香港特区,都录取过我所激光安全科研择摘要。我国是一个激光科研和使用的大国。各省都有激光学会,特别是在激光早期,激光意外事故在各地有所发生。我所领导支持我到各省作激光安全学术交流逹20多次以上,学习到国内许多激光安全宝贵知识。 

    由于中科院和我所的领导坚持改革开放政策,我所对高技术激光安全方面作出了一定的贡献。请问若发生一位意外激光眼损伤事故,国家和研究者本人要花出多少代价?重视激光安全科研和科普宣教,预防领先,减少意外激光眼损伤和其他事故发生,会得到看不见社会效益。 

 

  三、我所开展了激光卫生物理学的研究 

    残酷的“激光意外眼损伤”,比病毒和细菌引起的疾病更加厉害,它到底是怎样发病的。为什么它在激光事故中眼损伤的发病率最高?为什么激光眼损伤的病情都那么相似?眼晴非常宝贵,人的眼晴的面积只有人的体表面积的700分之一,为什么一小束激光偏好射入眼内,而且多数是击毁黄斑部(视觉最敏感区)?激光工龄五年、甚至科学家也遭到“激光眼损伤”?为什么在门外挂着“激光危险”的牌子,室内贴着“激光安全规则”,而“激光意外眼损伤”事故仍有发生?⑫这一系列问题值得综合研究。 

    我们认为激光束行径可循,包括不可见的激光光路,是如何进入眼内的,并不神秘,其病因是可以研究的。美国M.L. Wolbarsht 教授的观点“安全问题本来是卫生物理学的问题” ⑬,是符合实际情况的。我们认为“激光眼损伤的病因”主要是由激光的反射光引起的,为减少和消灭“激光眼损伤”事故,我所开展了激光卫生物理学(安全学)的研究。 

 图1,在该实验室里,激光污染非常严重:这是在实验里的靶牌上以及在黑像纸上被高功率高重复频率激光辐射造成大量的“激光靶点光斑”(功率约MW级),每一个光斑的反射光一旦意外射入眼内,会造成严重激光眼损伤。  图2,这是一个高功率Q开关Nd:YAG激光器正在发射脉冲激光时,在光路上突发意外事故,其反射光造成了意外眼损伤。这一奇异意外事故信息图表明激光反射光造成事故的过程极快,命名为“激光迷向反射光”。

  我们研究了,高功率高重复率调Q的 Nd:YAG激光器,把它发射出来的激光束打到黑像纸上。如图1所示,在黑像纸上有被激光束轰击成大量的“激光光斑”。每一个“激光光斑”的反射光如果射入眼内,就可能严重灼伤视网膜。由于激光研究者的职业工作需要,常常需要注视“激光光斑”。当研究者手持黑像纸霸面活动时,一旦若注视到“激光光斑”闪光时,“激光光斑”发射出来的反射光,很可能正好瞄准研究者的视网膜的黄斑区,造成严重的“激光眼损伤”。因此,这个“激光光斑”非常重要,对人的眼睛来说,它实际上是第二级激光器的发射激光的窗口(杀伤眼睛的枪口)。我们把这种反射光命名为“激光靶点反射光”。它会造成眼损伤或其他意外事故,几率较高。高技术潜在着高风险。创造一个新的名词,使人们容易理解和记住“激光靶点反射光”有特殊危害。使人们主动地加强防范,是难能可贵的。这一激光眼损伤职业危害机制的科研成果论文,由北京中央广播电台广播两次。 

    图2说明,飞落的玻璃碎片或水的表面都可能成为激光的反射体,造成激光眼损伤,令人难以想象,给人以激光安全启迪。 

    据台湾《雷射安全》报道:“有百分之50雷射眼伤害的案例是被他人实验造成的!所以所有的人都要从三方面思考:防范对自己的伤害、防范对他人的伤害、及防范被别人伤害。” 

    人们需要牢记激光眼损伤的预防机理。进行科普教育,专业训练,学一点心理学。激光是相干光,辐射度极高,又被眼睛聚焦更加增高了能量密度,继续打到视网膜上(有黑色素),更能大量吸收激光。可在视网膜上很小的体积内,产生惊人的高温高压,甚至可能发生“微爆”现象,“炸断”血管。激光对眼睛的损伤非常严重。在高功率激光器旁边工作的人,属于“高危人群”。必须戴好激光护目镜。要发挥人对高技术安全工作的创造性。对特殊庞大激光装置,需运用系统论、信息论、控制论等横断科学进行安全防护工作。特殊问题,例如,强激光靶场的防护,比较复杂,个别患者,诊断不明。我所对靶场环境进行了专题监测⑭。 

     

    四、研制“激光束安全终止器” 

    意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人与光接触经历了悠久的历史,但防光的器具甚少。激光问世以后情况依然如此。除了防护眼镜或遮遮档档以外,没有别的。然而,高功率激光束是具有非常“杀伤力”的光,其作用靶区可被烧毁冒烟。强光束可击穿激光防护眼镜,继而击伤眼睛⑮。物质不灭:所有的激光器一旦发射激光束,都会发生“激光作用靶区”,也就一定会产生“激光靶点反射光”。而“激光靶点反射光”对人的眼晴对环境可造成严重危害。美国《科学新闻》早在1986年曾刊登我所的文章“用黑体吞噬激光”,也就是“激光束安全终止器”前身。它具有部分地“防护激光”的作用。高技术激光与普通的照明电灯不同,开启激光器需要预热等过程,它不能象普通电灯那样可以随便开开关关。当开启激光器发射激光束以后,有时发射着暂时用不着的激光束,这时“激光束安全终止器”最为有用,它可以安全终止激光束。制止激光对环境的污染,创造一个安静安全的环境。 

有人认为“激光束安全终止器”无用。只有在第一线从事激光,特别是超强、超快激光技术,在复杂技术整合时,有经验的激光科研操作者,能提前注意消灭第一次反射的激光,第二次反射的激光的危险性。他们才知道“激光束安全终止器”对于安全真正有用。例如张杰(现任上海交大校长),他从事超强激光在“极端环境”中科研,亲自操作。他曾来我所看到“激光束安全终止器”,马上就买了两个。他认为这能减少激光污染环境对安全有用⑯。

图3,低功率用    图4,中功率用   图5,高功率用(水冷)

  三种激光束安全终止器 

     

    台湾《雷射安全》认为“有百分之50雷射眼晴伤害的案例是被他人实验造成的! 所以所有人都要从三方面思考:防范对自己的伤害、防范对他人的伤害、及防范被别人伤害”,以及雷射使用环境注意事项,很有启迪。 

    激光科学技术工作者,他们在复杂多变环境里工作。他们不但应发展激光安全理论,也要发展激光安全操作技术。而后者往往在书本里找不到。对于珍贵的安全操作经验,需要不断总结进行传授。 

    我所研制的“激光束安全终止器”有几种型号,并获得多项专利。在国内获得多枚奖状或证书,还获得上海市人民政府科学技术进步三等奖。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经贸委安全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在国际上在日本获得激光医疗学术会议的金质奖牌。 

    美国MED-GENESIS(激光外科无激光损伤)公司,Peter P. Policastro,Ph.D. President and CEO 的经理给我所来信,要我所的“激光束安全终止器”的生产许可证,拟把此产品投入美国市场⑰。 

    中华人民共和国标准 激光产品的安全 第1部分:设备分类、要求和用户指南 GB 7247.1---2001 431页 10.4规定:激光束终止器或衰减器 尽可能使用光束衰减器或终止器避免旁观者受到3B类或4类激光产品的意外照射。 

     

    五、跟踪对“定向能武器”研究者的职业安全的研究 

    人类历史往往伴随着各种各样的事故,一些偶然的事故会造成无法以金钱计算的人身伤亡损失、重大科研成果以及财产的大量损失。安全问题,学问深奥,例如激光安全、微波安全、电磁炮技术等安全问题,都需要探索。尤其是科技界还应记住,震惊世人,有史以来十大损失最惨重的事件。安全问题也很隐蔽,例如西医很科学,逻辑性强,救了很多人的生命,但也害死了一些人,例如过度检查医疗也不安全。 

    安全固然重要,人类有智慧,对事故的发生能主动地、不断地做好预防工作,就不会使人们为了安全问题而煌煌不可终日,影响工作。相反,我们应创造出一个能治理污染、愉快、安全、高效的工作环境,促进科研的发展。 

    人类发展武器,在经历了冷兵器时代、热兵器时代、核武器时代、现在正进入定向能武器时代。“激光武器”属于“定向能武器”家族中的一员。“定向能武器”,又叫“束能武器”是利用各种束能产生的强大杀伤力的武器。如利用激光束、粒子束、微波束、等粒子束、声波束的能量产生高温、电离、辐射、声波等综合效应,采取束的形式,用以摧毁或损伤目标的武器系统。“定向能武器”依其被发射能量的载体不同,可以分为激光武器、粒子束武器、微波武器等。 

    时代不同了,高新科技发展的速度惊人。有时我们对研究者的职业安全工作跟不上去,会使他们的安全和健康受到损失。我国职业安全形势依然相当严峻,各类伤亡事故和职业病发生的数目以及造成国家财产的损失惊人。我们还缺乏防治高新技术职业病的经验。因此建议我国在激光安全科研基础之上,跟踪对“定向能武器”技术研究者的职业安全的研究工作。其中包括建立国家职业安全卫生信息的领导机构和服务系统。 

    “定向能武器”它既可以作为军用,又可以作为民用。激光核聚变可能给人类带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干净的能源。2013年9月11日,月球遭遇迄今所见最大陨石撞击⑱,地球也可能遭到这种撞击,人类也可能遭受到难以想象的灾难,且无法应付。可以设想,将来有一天地球上的人类没有战争。全人类,可以用高科技包括用“定向能武器”对付天外飞来的陨石,尽力保护地球的安全。人类要奋斗,发展高科技和安全科学技术给人类带来无限的幸福。 

 

 

 

 
附件下载: